网红燕窝小仙炖被指涉嫌虚假宣传、花钱买奖,小仙炖:必要时将报警

网红燕窝品牌小仙炖和曾经的代工厂纠纷还未结束,又陷入了新的漩涡。7月1日,职业打假人王海向AI财经社透露,已于6月30日下午向有关部门递送了举报信,举报关于小仙炖公司销售鲜炖燕窝产品涉嫌虚假宣传。

目前,王海已经征集了20多名受此“误导”的消费者,这些人基本都购买了1万以上的小仙炖产品,最多的购买了3万多元。据王海介绍,这些消费者的诉求是,按照“退一赔十”的原则,获得10倍于购物价格的赔偿,“我们在帮助消费者维权,现在还在招募和取证阶段。”

这并非小仙炖第一次卷入争端。6月12日,佳明佳(北京)绿色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自爆”小仙炖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冒用自家生产资质,索赔3000万元。小仙炖官方在6月14日回复表示这些信息“严重不实”,并表示双方有签订协议,之后佳明佳指责小仙炖避重就轻,并未回应“燕窝到底是谁生产的”这一核心事实。

这一轮,争端双方变成了消费者与厂家。

小仙炖被指涉嫌欺诈消费者?

王海列出的小仙炖的问题包括方便食品(含燕窝八宝粥)冒充炖燕窝,用花钱买的“品尝反馈”冒充世界大奖,用防伪标签冒充溯源码,认为这涉险期债,“简单说就是一个1%冒充100%的骗局。”

他的理由是,从食品执行标准的分类角度来看,小仙炖并不属于燕窝制品,而是方便食品。“小仙炖的鲜炖燕窝执行的标准是《八宝粥罐头》和《罐头食品的检验方法》”,王海查了小仙炖霸州食品有限公司生产许可的明细,上面载明:类别名称:其他方便食品;品种明细:主食类(其他:鲜炖燕窝),“鲜炖燕窝不可能是主食,依据前述执行的标准,因此小仙炖鲜炖燕窝属于其他方便食品-主食类中的方便粥。”

其次,小仙炖产品的瓶盖上提供二维码溯源的服务。但王海认为,根据“中国燕窝溯源管理服务平台”介绍,只有来自注册企业的合法进口燕窝产品才能申请获得标签和追溯服务,而小仙炖的生产执行标准上并不符合燕窝或燕窝制品的认定,理应没有资格获得燕窝溯源。

不过另一个在产品类别上定义为“冰糖型罐头”的即食燕窝品牌,同样在瓶盖上提供了二维码溯源的服务。该品牌产品在线客服称,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到含量及产地。

北京律众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吴萌认为,退一赔十只适用于食品类的欺诈行为,比如食品过保之后,更换标签继续出售等等,主要是针对明知故犯,如果是对于食品分类的理解不同,可能不好认定欺诈。

吴萌分析,小仙炖自定义为“鲜炖”,算是一种即食的短保质期商品,像北京各个便利店里的即食商品都需要符合即食冷藏标准,但可能产地没有类似标准,只能往某一类标准上靠。吴萌提到,如果没有国标,也可以根据企业制定标准去要求自己的生产工艺。“现在食品监管的体制变更了,尤其在生产过程中,按照原材料和工艺结合在一起的方式进行分配,即使是同样的原材料,工艺不同的话,也是不同的分类。”

举报人质疑企业花钱买奖、虚假宣传,小仙炖:必要时将报警

王海要“打假”的另外一处是虚假宣传。小仙炖宣称蝉联世界食品品质评鉴大会奖“蒙特奖”,并宣称此奖有“食品界诺贝尔奖”之称。事实上,这个Monde Selection蒙特奖早已经被爆出,并非是一种奖项,只需要不到一万元的报名费,中奖率高达90%。

2019年,有媒体记者给位于比利时的MONDE SELECTION公司发去采访函,得到的回复是,“该奖项不像奥林匹克体育竞赛,一个项目只有一个金银铜牌得主;该奖项每个品类的获奖数量并无限制。”

而获得该奖的中国企业多是通过上海日云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实现的,该公司官网首页用醒目的文字标出,“从申请到出国领奖,我们提供让你全程无忧的服务”。王海认为,蒙特奖其实是花钱购买“品尝反馈”,而不是获奖,企业用来宣传是利用了和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所以他已经将此事举报到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小仙炖的另外一个宣传牌是明星,今年5月,小仙炖官宣章子怡成为继陈数之后的第二位明星投资人,在小仙炖的旗舰店,章子怡和陈数的照片被放置在显著的位置。但对于消费者来说,更关心的是产品。

燕窝到底是不是“智商税”见仁见智,科普文章已经铺天盖地。但是王海就就抓住一点——小仙炖在产品标签上,并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将配料按照加入量的递减顺序排列,冰糖含量是燕窝的三倍多,但是燕窝排列在冰糖之前,让消费者误以为燕窝才是主要原料。

AI财经社注意到,小仙炖的配料表排序为:纯化水、燕窝(白燕窝)、冰糖。在上述提到的另外品牌的鲜炖燕窝中,AI财经社看到,该产品的成分信息依次为纯化水、冰糖、燕窝。

7月2日,就王海所提的争议点以及此前与佳明佳的纠纷,小仙炖方面仅回应AI财经社称,必要时将报警和起诉。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针对佳明佳及部分职业打假人所发布的不实言论,我们已经进行了证据采集和公证处公证,必要时将报警和起诉,追求其民事或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