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租是涨还是不涨,听听一线城市的房东怎么说

今年七月数百万应届生已步入工作岗位,去北上广还是去“新一线”城市成了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年轻人对择城有着自己的追求,但眼下,他们更多要考虑涨租的现实问题,收入是否能负担起自己租房的支出,是他们共同的难题。租房者的压力大家身边比比皆是,那么房东的心思你能猜几分?

年过七旬的二房东:不愿“趁火打劫”
李先生家住上海静安区静安别墅,现在已经70多岁了,但他的生活与别的退休老人有点不同。退休之后,李先生做起了“二房东”的“工作”,并且做得风生水起。起初,是因为老邻居一家定居国外,一年回不了几次上海,就将房子委托于李先生代为出租,并给他合理的报酬。由于李先生办事牢靠,口碑很好,在熟人圈传开,委托他的人便更多了。联系房客、与房东定价、签订合同……租赁市场每一个环节他都丝毫不懈怠。而这份“工作”,也是他除了退休金外,最大的一笔收入来源。

因地段繁华,历史背景丰富,静安别墅是上海最大的新式里弄住宅群,由此,吸引了不少外国人前来租房议价。

静安南京西路附近一带,老公房基本都经李先生转租。他对租房的套路门儿清,网上实拍图真实细致,朋友圈上传房源地址和价格准确,附上的详细信息更是每天以数十条的量来发布。房子但凡挂在租房网站上,不出三天就有人来看房,有时候租客看完房并没有当场决定租房,李先生也不着急:“房客多看几套房子,比较多了肯定会选我家,因为我的价格有优势,不怕租不出去”。

“20平向南,基本独卫4平内有淋浴房,洗衣机,抽水马桶,洗脸盆2个,三千一月”,比较一下李先生2017年发的租房信息,不难发现,新发布的租房价格并无明显涨幅。提到最近疯狂涨租现象,李先生说,自己并不想“趁火打劫”。“赚钱固然重要,但做人更要有善心,我和老伴钱都够花,涨价合理即可,老伴也支持我这么做”。

李先生与老伴之所以这二老这样想的动机居然是来自于自己的房客,原来,在他们小复式楼上,住着个二十来岁外来的女生,名叫姗姗。她在工作之余,不计酬劳帮着二老干些家务。久而久之,老两口待姗姗如同家人,也越发能理解像姗姗一样的租房族。

“老伴做的本帮菜很好吃,时不时会邀请租客来家里做客”,他向我们坦言道,一般在他这长租两年以上,基本都尝过吃过老伴的手艺,他们的子女不在身边,和这些年轻人待久了难免会不舍,不希望他们是因涨租而搬走。所以能控制好租房价格就尽量让他们长住,“我们都这把年纪了,少挣多挣一点没太大关系”。

我是房客,也是房东,还是希望房租涨
家住上海静安的孙先生,既是房东,又是租客,对租房有着不同看法。孙先生是一位职业钢琴家,家人给他留的房子在静安最好的地段,但他觉得太大一个人住浪费,装修也不合心意,就将自己这套房子租出去,自己另外在外面租房住。说到租房子,孙先生的经历也堪比“孟母三迁”,至今已经搬了两次家。第一次搬家是因为住的地方太“市中心”了,偶尔在朋友圈发定位,家住附近的朋友看到都有事没事往孙先生家跑,而孙先生又是喜欢安静的人,无奈之下只能搬家。第二次搬家是因为小区里大多住着网红和老外,而他不怎么喜欢和这些人做邻居。他表示,自己平时工作自由惯了,除了乐队演出和录节目之外就不喜欢过多的应酬。

“哥哥姐姐比我大多了,很早就去了英国,现在在那边定居,父母就把房子给我了。所以我自己没办法在上海买,只能去长沙买房,但我不是一个很有心思投资赚钱的人,也是偶然有次和长沙地产老板儿子吃饭,他无意中提起,让我赶紧买,所以才关注起来”,孙先生谈起自己的情况,不能在一线买房,就只有租更好的小区,然后在二线投资,既改善自居环境,也能有效投资。

房租上涨对于孙先生来说是好事,他自己房子出租的房租钱是给父母的,当然希望租个好价钱。“我现在租的房子也要1.2万,关键是要放下我的钢琴,租房子最怕的就是搬家公司把我的钢琴磕到”。孙先生说,自己想住的房子基本都要1000万以上,自己房子没那么好,又不想买,不想从年轻的时候就背房贷,所以自己虽然有房子,但还是选择了租房。

“以前是舅舅的朋友租的我的房子,所以价格压得很低,好几年都没涨价”,现在他不住了,要把房子收回来再租,就索性查了下租房行情价,及时调整下价格,不涨最后损失的还是自己,“该涨就涨,跟着整体房租价格走,我定价的时候才知道上海静安这块原来都涨的这么高了,之前的租金的确收的太少了”。

对于现在住的房子,孙先生挺满意:“现在的大点,景色好点,地段虽然差点,但小区里住的人正常一点,主要阳台比较大,可以在自己家里喝喝酒。”

好房客可遇不可求,遇到合适的肯定会主动降低涨幅
说起自己在北京四惠的小区房,王先生如数家珍般滔滔不绝:夸赞自己房子绝佳的地理位置,离北京CBD国贸只有两站地铁距离,小区离地铁也站不远,走路不到十分钟就抵达,虽不是热门的学区房,但环线附近白领居多,房子根本不愁租。“我既是房东又是房客,自己的房子七十平左右,月租金八千,这个房子和我现在租的都在同一个小区,想住或租都非常方便”,王先生想住的更宽敞,就把原来的房子租出去了。“租客是一对年轻的情侣,女生叫Ada,刚从英国读书回来,一起的还有他清华毕业的男朋友,他们由中介带来的,第一次见他们觉得面相好,不像会搞事情的人,就租给了他们”。王先生说。

他与两位房客签了三年,王先生每次给他们涨房租都会比市场行情稍微低一点,酌情考虑涨租的幅度。之所以这么做,王先生有自己的理由。“有次自己要出差离开北京,自己家的猫没人照顾,就想到房客Ada也养猫,想让他帮忙照料”,本来想着房客会怕麻烦不会同意,但问了之后房客Ada也欣然同意,愿意寄养在自己家。王先生回到北京看到自己家的猫咪安然无恙,很是欣慰,也因此成为了朋友,Ada和男友也时不时的把自家的猫寄养在王先生家中。

续签第二年的合同的时候,王先生从物业那里听说了一件事,也正是这件事,让他决定把原来的涨租幅度往下调整了一大半。“当时Ada突然收到一份来自物业的2014年4月30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的水费单子,其中,2015年全年结算的水费价格是8449 块钱。”别说房客吓一跳,就是王先生自己听到这个数字,也吓了一跳。“后来物业说他们自己找人过去排查了问题,发现是马桶漏水造成的,于是也没吵没闹的,就自己默默修完了马桶、付好了水费,啥事儿也没找我。”

“本来我是想从6300涨到6800的,毕竟周围房租都基本上是这个涨幅了,我也得跟上,”王先生说,“不过发生了这件事儿之后,我就只涨了200。大家都不容易,再说这事儿我也有责任,而且遇到房客能主动维修马桶、也挺让我省事儿的,意思意思就算了。”

“我觉得好房客可遇不可求,遇上爱惜房子、不总是找你干这干那,偶尔还能帮忙的房客,那可真不容易,”王先生说,“如果总是遇到这样的房客的话,那么就算租金便宜点,我也愿意把房子租给对方。”